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

<u id="kkwfd"><sub id="kkwfd"><tr id="kkwfd"></tr></sub></u>
  • <u id="kkwfd"><tr id="kkwfd"><blockquote id="kkwfd"></blockquote></tr></u>
  • <video id="kkwfd"><input id="kkwfd"></input></video>

    <mark id="kkwfd"><big id="kkwfd"><acronym id="kkwfd"></acronym></big></mark>
    <small id="kkwfd"><dl id="kkwfd"><blockquote id="kkwfd"></blockquote></dl></small>
    <source id="kkwfd"><mark id="kkwfd"><div id="kkwfd"></div></mark></source>
  • <b id="kkwfd"><sub id="kkwfd"><dl id="kkwfd"></dl></sub></b><u id="kkwfd"><kbd id="kkwfd"></kbd></u>
  • <i id="kkwfd"></i><small id="kkwfd"></small>
  • <video id="kkwfd"></video>
    您的位置:
    上觀新聞:帶教中超青島隊已夠忙,吳金貴為啥還有“閑心思”,在上海閔行當“孩子王”?
    2021-04-06 來源: 上海體育

    4月5日上午,坐落于閔行金虹橋綠地內的上海虹橋金貴青少年足球訓練中心,正在舉辦的虹橋鎮學區辦“雅逸幼兒杯”足球公益聯賽熱火朝天。

    參賽的100多位萌娃踢起3對3足球賽,家長為孩子盡情助威;現役國腳曹赟定和申花門將李帥、青島隊外援波波維奇和武科維奇、前申花大將李成銘和鄭科偉等,也在場邊觀賽吶喊。

    當天的主角,是訓練中心負責人、上海著名本土教練吳金貴。除了擔任上海申花俱樂部體育總監、同濟大學國際足球學院特聘教授外,吳金貴今年的主戰場,是作為中超青島隊主帥率隊征戰2021新賽季。

    職業隊教練本就是勞心勞力的職業,吳金貴為何還有如此“閑心思”,一門心思要在上海閔行當“孩子王”?

    致敬徐根寶,金貴也有了根據地


           供職于一家交通企業的宋杰,是一名鐵桿足球愛好者,每個月都要雷打不動踢幾場。去年,宋杰發現自己合川路的家門口多了一個踢球好去處:上海虹橋金貴青少年足球訓練中心全新建成,夜晚對社會開放,“這里的人工草,腳感特別舒服”。

    即便經常去踢球,宋杰腦子里仍有疑惑:“球友們都說,金貴足球場硬件屬于業余頂級水平。這里到底和申花的金牌教練吳金貴,有沒有關系?”

    在足球公益聯賽現場,吳金貴微笑解答:“在閔行教育和體育部門、虹橋鎮的支持下,我們負責運營場地。白天做公益青訓,對象是虹橋鎮部分幼兒園和小學學生;晚上對社會開放,服務上海社會足球。只要人在上海,每個周末我都會過來,和年輕教練們交流,也和小球員和家長們溝通。”

    相比崇明島根寶基地占地面積100畝的“大手筆”,吳金貴的這塊青訓根據地,走的是“小而美”路線。走進訓練中心,右側是一片8人制人工草足球場,配置簡易看臺;左側還有一片5人制人工草小球場,用心之處是搭建白色頂棚,“風雨無阻”。此外,訓練中心還配備一幢功能房,咖啡廳、辦公室、淋浴房等一應俱全,家長可在休息大廳享受免費咖啡和飲料,安心等候。

    “中國足球教練里,做青訓最出色的,肯定是徐根寶指導。”吳金貴表示,創建這個訓練中心的初心,是向徐根寶致敬,“徐指導扎根崇明島十年磨一劍,為上海足球、中國足球培養了武磊、張琳芃等那么多優秀國腳。目前我還在中超執教,主要精力在職業隊,但足球從娃娃抓起,是每個教練都不能忘記的初心。我是想做點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    定位有不同,理念側重教育普及


           根寶足球基地、恒大足球學校等,走的是精英型青訓路線,小球員的未來目標是努力成為職業球員,進入中國國家隊為國爭光。相比之下,吳金貴搞青訓的理念不完全一致,“我們不只是追求輸贏,也不是精英型青訓,想著先把普及抓好”。

    國腳曹赟定身穿休閑服,和兒子玩起射門足球游戲;吳金貴的教練搭檔可可托維奇則建議,塞爾維亞三大球青訓理念先進,不妨引進成套體系;已轉型當教練的鄭科偉、李成銘看著小球員在場上奔跑,“真的是快樂足球,輸贏不重要,關鍵是享受足球快樂,產生對足球的興趣。其實,只要做好普及,說不定這里也能冒出一個有天賦的小家伙,未來也能在申花效力!”

    “去年,我們派遣教練進入虹橋鎮幾所幼兒園,上足球普及課程。一開始,園長們也不太懂足球,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。”吳金貴介紹,上了半年足球課,園長和家長都看到了孩子的“不一樣”,“剛開始踢球,小孩子縮手縮腳,也不敢和隊友溝通;經過教練不斷鼓勵、教育引導,孩子們在球場學會更好溝通,家長也發現孩子回家后更愿意主動交流,學習生活的獨立自理能力明顯增強。我們也配備外籍教練,孩子可以邊踢球邊用英語溝通,家長、園長進一步看到足球的教育價值,也更支持了。”

    吳金貴坦言,自己其實非常希望像徐根寶那樣,為上海足球、中國足球挖掘好苗子,“但有天賦、有機會走職業這條道路的孩子,還是少數。所以我的觀點是:踢球不一定能成為職業球員,但一定能養成鍛煉身體的好習慣,一定能成為一個健康優秀的中國人。”

    青訓是公益,需要政府參與支持


           1997年,吳金貴從德國留學歸來擔任申花助理教練,到擔任申花、綠城和魯能主帥,再到率申花奪得足協杯冠軍,如今已浸淫中國職業足壇20多年。與此同時,德國科隆體院碩士、亞足聯講師、中國足協技術委員會委員等身份,也讓他始終保持國際視野。

    圖說:從帶教申花奪得足協杯冠軍,到前往青島執教,吳金貴始終是一名有個性的優秀本土教練。

    不管是擔任主帥還是賦閑在家,吳金貴保持前往世界各地接受最新足球業務培訓的習慣,他也曾多次前往歐洲五大聯賽國家考察青訓。很多中國球迷以為,青訓就是金錢掛帥,是市場決定一切,但吳金貴卻在歐洲看到:青訓普及具備公益性,離不開政府部門的支持。

    “我去西班牙馬德里考察,發現當地社區的小孩踢球,一個月繳納的培訓費也就30歐元左右,折合人民幣不到300元。如果孩子和家長想走職業這條路,要接受更專業的培訓,那費用就比較高一些。”吳金貴表示,足球除了競技,有更多社會和文化的價值,“在西班牙大多數社區,都配備足球場等訓練設施,都是政府出資建造,然后委托給皇家馬德里等俱樂部運營。甚至部分兼職教練的薪水,也是政府支付的。在那里,足球是一種生活和教育方式,普及型青訓具有公益社會屬性,所以政府部門十分支持。”

    吳金貴現在打造的訓練中心,或借鑒了西班牙社區足球的健康模式,也得到閔行教育、體育職能部門及虹橋鎮政府的支持。尤其虹橋鎮這幾年一直在打造“運動虹橋”15分鐘全民健身生活圈,也對吳金貴、李秋平等滬上著名教練拓展青少年體育公益項目給予相關支持。

    “做青訓是公益性質,有關部門會有一部分經費用于購買服務,但無法實現盈利。不過,上海社會足球很火熱,通過對社會開放場地、舉辦社會賽事吸納贊助等,再補貼反哺公益青訓,努力實現收支基本平衡。比如這次賽事,我們就得到雅逸集團、KT足球、賽倍明等贊助支持。”

    要么不做青訓,要做就好好做——吳金貴和合伙人為青訓特別搭建起一個近20人的團隊,“我們有6個全職教練、10個兼職教練。全職教練中有上海體育學院、東華大學的碩士畢業生,之前都是球員;兼職教練里有來自塞爾維亞、法國、喀麥隆等在上海讀大學的留學生,也有踢球經歷。另外,我在同濟大學帶的研究生,也會在這里參與社會實踐。這個訓練中心,是這些年輕教練鍛煉、提升的平臺。”

    兩鬢悄然生華發,今年1月,吳金貴在上海度過自己60歲生日。他感慨:“我們這批教練,參與見證中國職業足球的發展,是中國職業足球改革的受益者。就我來說,很想做一些足球回饋社會的事情;另外我也感覺,足球始終有社會屬性,我們的足球發展不可能離開政府的支持。放眼全世界,都是這個規律。”


   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,日本激情片,耽美肉文,100分影院 网站地图